若冰中文网 > > 快穿我不想和你谈恋爱 > 正文 第66章 女装大佬的校草女朋友
????刚转过身,就见寒夭突然朝自己扑过来,白哲羽下意识的伸手接住。

????双腿盘在白哲羽的腰上,把头埋在白哲羽的脖颈间。

????白哲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感受到了从自己脖颈处传来的温热湿意。

????紧接着低低的抽泣声从耳边传来,白哲羽为自己搭建的心里防线在一瞬间就崩塌了。

????五年间的怨恨在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他早该明白的,在见到寒夭的那一刻他就输了。

????有些爱刻骨铭心,即使一辈子都忘不了,可有些恨,却是可以在一瞬间就消散。

????白哲羽伸手稳稳的托住了寒夭,任由寒夭的泪水从颈间滑落到心口,温热的触感直接熨烫到心间,久久不能平息。

????寒夭哭够了,才慢慢哽咽的说道,“五年前……我……我没有说要和你分手,是被我父母发现了,我有想过要逃跑的,可是……对不起,还有,我真的好想你。”

????白哲羽将人放在床边,伸手抹点寒夭脸上的泪痕,寒夭哭狠了,还在不停的打着哭嗝。

????半蹲在地上,伸手捧住寒夭的小脸,白哲羽注视着寒夭的眼睛,眼底的阴郁在一瞬间消失,嘴角上扬,“没关系,是我没有护住你,以后的日子,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对着那张泛红的嘴唇,白哲羽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掠夺着寒夭嘴里的空气,扫荡着嘴里的每一处角落。

????搂着寒夭柔软的细腰,两人缓慢的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放置在一边的双手十指相扣,这一夜,久别重逢的两人极尽疯狂,即使寒夭最后坚持不住昏睡过去,白哲羽也没有放过她。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真实的感觉到寒夭是在他的身边。

????第二日,寒夭睡到日上三竿,落地窗的窗帘微微拉来一个角,照射进来的阳光打破了屋子里的黑暗,也唤醒了床上的寒夭。

????身上没有任何的粘腻感,想来是白哲羽替她清理过了,只是腰上传来的不适却是让寒夭皱起了眉头。

????果然男人开了荤就变禽兽了,昨晚她嗓子都喊哑了,白哲羽都不愿放过她。

????想起昨夜的疯狂,寒夭的脸上又是火红一片。

????寒夭坐起身,被子从身上滑落,几乎每一处都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印记,床头放着准备好的衣服,寒夭有些艰难的换上。

????下了地,寒夭将落地窗的窗帘完全打开,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在半山腰的一处别墅,周围但是环境优美,就是有些人烟稀少。

????楼下,白哲羽还在厨房里忙碌,桌上摆满了寒夭最爱吃的食物。

????迫不及待的坐到桌边夹了一口送进嘴里,寒夭满意的眯起了眸子。

????好好吃啊!

????白哲羽走出来看见寒夭像只小馋猫一样的偷吃着桌上的饭菜,脸上也挂上了宠溺的笑容。

????“好吃么?”白哲羽细心的替寒夭挑着鱼刺,把处理好的鱼肉放到寒夭的碗里。

????“嗯嗯嗯……好吃,”寒夭一口接着一口的把食物塞进嘴里,连说话都没空了。

????酒足饭饱后,寒夭靠在沙发上难受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都怪白哲羽的手艺太好了,现在肚子都撑得有些难受了。

????白哲羽贴心的替寒夭揉着肚子,力道适中,不轻不重,寒夭也渐渐放松了下来,“阿羽的手艺怎么会这么好啊?”

????白哲羽眼底光芒一暗,出口的声音平静,“是我母亲教我的,以后可以做给喜欢的人吃。”

????提起那个女人,他更多的是厌恶,从自己记事以来就没又见过那个女人对自己的好脸色,她狠自己就像恨那个抛妻弃子的负心男一样,最后甚至不惜把他打扮成女生。

????她仇视着这世界上所有的男性,同样的也包括她的儿子。

????“对不起,”寒夭低垂着小脑,不是白哲羽说起,她都快忘了在故事里对白哲羽造成了伤害的女人。

????“没关系,现在我有你了,”那个女人已经成为了过去,连带着他所有阴暗的回忆,或许他还该感谢她,是她给了他一个为心爱的人洗手做羹汤的机会。

????寒夭躺舒服了,就开始在院子里闲逛起来,别墅的占地面积很大,前后都又花园,只可惜花园里除了一些杂草杂树什么都没有,倒是可惜了这块地了。

????别墅位于半山腰,从这里几乎看不到外面又什么人家,周围都用围栏圈起,隐蔽的角落处装满了摄像头,从别墅到院子里的大门还有一段将近一百米的小道。

????虽然白哲羽将别墅里布置的很好,但是从院落看来,这里应该已经闲置了很久了。

????白哲羽洗完碗出来就看见寒夭一个人站在小道上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

????走过去环住寒夭的腰,寒夭也顺势意味在白哲羽的怀里,“怎么了?”

????寒夭的目光悠远,就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中一样,这样的寒夭让白哲羽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安,他总是觉得自己和寒夭之间隔着无形的阻碍。

????即使他在努力也跨越不过。

????寒夭闭上眼睛,让自己整个人都陷进白哲羽的气息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里很熟悉,就像自己来过一样。”

????寒夭的话让白哲羽有些困惑,不过心里的不安却消散了些,把自己所知道的这座别墅的故事告诉寒夭,“房子是我从朋友的手里买来的,听人说房子的上一任主人姓楚,他一个人住在着,直到老去的那一天都在等着他心爱的人回来,在他死去的那一天,这院中的花也尽数凋零。”

????楚?花?

????寒夭闭着的双眼猛的睁开,周围荒凉的景色再次映入眼中,但彼时却是另外一种光景。

????已入垂暮之年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把剪子一步步的迈入眼前的花园中,细心的为这满园的花修剪着花枝,偶尔停下来望着院子的大门,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每一日,老人都会来打理园中的花,直到他再也走不动,园中的花依旧开得耀眼,而要等得人也依旧没有出现。

????“原来,是他。”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寒夭从回忆中醒来,抱住白哲羽得胳膊,“我们回去吧。”

????“嗯,”伸手摸了摸寒夭的头,回过头,白哲羽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后杂草丛生的院子。

????他不喜欢寒夭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事情中,那会让他心中的不安放大。

????入夜,漆黑的卧室里,白哲羽紧紧的抱着怀中安睡的寒夭,漆黑的眸子即使在黑夜里也隐藏不住眼里的闪现的红光,他早就该知道的,她就是他的劫,他躲不过,也不愿放手,即使是不入地狱那又何妨。

????只要,能够生生世世和她在一起。

????白哲羽闭上眼,将怀里睡得不安分的小姑娘往自己身上揽了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