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YaBo亚博 > 末道行纪 > 正文 第一卷 步途 第十九章 冤家虽不宜结
    “哎!许师姐,你说,这又黑又大的试剑石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剑都刺进入了,拔出来后一下子就会复原,这还是石头吗?”

    苏羽看着不远处的试剑石不断被师兄师姐们蹂躏,却在几秒钟内就回复了原样,看起来十分神奇。

    “孤陋寡闻了吧!传说中,试剑石是剑峰上的一块石头,剑峰那可是天铸的神剑。”

    “六千年前,有魔神出世,剑田村的南园剑神渊白拔剑峰而起,一剑将魔神斩于剑峰之下,只是巨大的剑峰也分崩离析了,散落为一堆碎石。”

    叶薇婷一脸得意地看着苏羽,一双美目仿佛在说:没文化,真可怕,让姐来教你做人吧!

    “试剑石乃是剑峰的核心,听父亲说,试剑石中甚至还有一道剑魂所在。”许小素也补充说道。

    苏羽一脸不以为然,倒是洛云,显得特别兴奋的样子,只是不太敢插嘴几人之间的谈话。

    再看了看丫头,苏羽发现丫头这孩子,根本就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苏师弟,你可不能这样,剑神渊白乃是神话般的人物,你这副模样,若是被一些尊崇剑神渊白的弟子看到,定然少不了教训。”

    许小素看着苏羽一脸满天之下我最厉害的样子,当真觉得他十分欠打。

    这世界对于强者都是尊敬的,对于有伟大贡献的强者,更是无比尊崇,所以很多弟子都会立一些已经逝世或者还活蹦乱跳的成名强者为偶像,而剑神渊白毫无疑问是许多弟子心中的偶像。

    当有人提及自己的偶像时,有人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甚至轻视的模样就特别招人恨了。

    只是苏羽不会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竟然也会追星追得如此疯狂。

    “苏羽!苏师弟,你好吗?”

    一道有些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沙哑难听的问候声还真的是特别惊悚,听到这句话,苏羽觉得牙齿都有些酸了,他当然知道这声音是谁的声音。

    “钟师兄,别来无恙!”

    苏羽抚平了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咧开了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丫头也回过头,看到一名身穿黑色锦衣的少年,虽然丫头却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她可以感觉到,苏羽那的灿烂的笑容中有些寒冷。

    “苏师弟,你那两脚可真狠啊!我可躺了大半个月。”少年走到了苏羽的面前,微笑着说。

    那微微沙哑的声音有些阴沉,令人听起来不寒而栗。

    此人正是当天在福来客栈与苏羽打上了一架的钟师兄—钟归卢。

    钟归卢可知道,苏羽这大半个月可是逍遥快活得很,自己躺了一个多月,还要死要面子说躺了半个月,这些都是拜苏羽所赐。

    明明那天的苏羽已经被砍得血肉模糊,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自己还把他捅了一剑,他怎么就会这么快痊愈的呢?

    “不算狠了,都没用尽全力,哈哈哈!”苏羽笑着说道,说完还摸了摸丫头的头发。

    丫头有些不喜地拍了拍苏羽的手,觉得苏羽弄得自己不舒服了,苏羽没有一丝尴尬地收回了手。

    “钟师兄,师姐说了,那件事错于你,你可千万别借题发挥呀!”许小素有些头疼,当真不是冤家不聚头。

    而叶薇婷则是眼睛一亮,觉得有好戏看了,反正她在天一峰就没几个看得过眼的男弟子,真的打起来,谁伤了谁残了她都会很开心。

    “钟猪头……哦不是!不好意思,口快,说错了。”苏羽轻轻拍了自己嘴巴一下,一脸认真地说道:“钟师兄,邓师姐离开前让我与峰中所有师兄弟打好关系,那件事我也会不计较你的过错了,毕竟你也不容易,躺了大半个月了呀!”

    说完苏羽一脸笑意地站起来身来,丫头也几乎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苏羽习惯地将手伸给丫头,丫头也习惯地牵住了苏羽的手。

    “大家慢慢观赏各位师兄师姐们练剑吧!丫头还有许多字没认完,我们要回去认字了,再见了各位。”

    苏羽轻笑着与各位挥了挥手,看了看洛云,发现他站了起来,无措地看着自己。

    自己不过一名还未拜师的初元亭弟子,钟归卢可是一名六阁弟子,认识的六阁弟子众多,洛云跟着自己一同回去,定然会被钟归卢记恨在心的。

    所以苏羽轻轻的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牵着丫头便要往回走去。

    洛云犹豫了片刻,却还是觉得友谊比较重要,快步跟上了苏羽。

    许小素等三人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苏羽三人离去。

    他们三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同,许小素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叶薇婷则是好戏看不成的一脸遗憾,钟归卢面无表情地看着苏羽与洛云的背影,眼神却有些阴沉。

    “苏羽,那钟师兄是什么人呀?怎么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洛云虽然跟了上来,不过却十分担心地问道。

    “你说,你被我打成了猪头,而且还是躺了半个多月那种,你看我的时候会不会凶神恶煞?”

    看着洛云跟上了自己,苏羽虽然觉得洛云有些蠢,不过内心还是挺开心的,毕竟是一种认可,即便自己本不愿意他这样做。

    “啊?他说的躺了半个多月就是这个意思?”洛云幡然醒悟。

    原本他听到几人的对话后,就稍微向这个方向想过,不过他却不敢多想便往其它方向猜测了。

    确实很难想象,苏羽只是一名还在初元亭的弟子,竟敢与六阁的弟子动起手来。

    “哈哈,我觉得他不止躺了半个月,我打他都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今日他才来试剑堂寻我,怕是最近这几天才下了床。哈哈哈”

    苏羽却丝毫不忌讳钟归卢,放声地嘲笑起来,声音不算高,不过路过的人都能听得清楚。

    突然,苏羽轻轻一拉丫头,丫头便被苏羽抱在了怀中,待洛云回过神来,已经看到苏羽跃起五米多高。

    “嘭!”

    一道爆炸声响起,几块铺设道路的青石板裂开,一道淡淡的烟尘盘旋而起。

    “哟?这不是钟师兄吗?怎么,舍不得我?”苏羽脚尖轻点青石板,轻轻地落在了地上,一脸浓郁的笑意。

    “没有,只是方才分离,此时又偶遇苏师弟,想与苏师弟打个招呼!”钟归卢也是一脸笑意,只是显得有些勉强。

    毕竟谁都知道,一名六阁弟子出现的初元亭本就很不正常,而且方才分离,又偶遇,这明显就是跟上来的。

    这种理由,丫头都不一定相信。

    不过有理由便可,在这里,六阁弟子身份自然与初元亭弟子身份不同,钟归卢说一应该没有其他弟子敢说二。

    当然,苏羽敢说二,不过自己也不介意了,毕竟现在丢脸的肯定不是自己。

    “钟师兄打招呼的方式好有趣,以后若是相见,我一定会好生与钟师兄打招呼的,哈哈哈……”

    苏羽笑了起来,他是觉得真的搞笑,并不是刻意嘲笑钟归卢。

    钟归卢却不觉得好笑,因为此时他也觉得自己的理由真的好蠢。

    有些人蠢起来会让人觉得开心,有些人蠢起来让人觉得搞笑。

    。。。。。。。。。。。。。。。。。。。。。。。

    喜欢的朋友可以点点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