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YaBo亚博 > 侠义榜 > 正文 第246章 领悟法门,有胡北邀
????“你被世界意志看似不错,却认可未必是一件好事。”丁耒思索着道,“你现在等于是会被敌人发觉,万一也有东瀛或者西洋人,甚至哪怕是戚继光的人,你都会面临杀戮。”

????“这我倒是不怕,我也经历那么多,如今若是怕死而已,我还活着干什么?”厉飞坚定自若。

????丁耒知道他的脾气,看似闲散无比,实际上苦心孤诣,十分坚定。

????二人又说了一些学术交流问题,说到放血疗法和以毒攻毒疗法,二人都拍手以对,两种法门,一旦结合在一起,效果定然是惊人的,就看二人能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创出高深莫测你医道玄学。

????实际上,这也是中西结合的表现。

????早在古希腊时期,曾经的医圣希波克拉底和伽林,说人的生命依赖四种体液,血,粘液,黑胆汁和黄胆汁,这四种体液对应空气,水,土和火,和中国的“金木水火土”接近,多了个“气”少了“金木”。也就是是说,排出人体的四种体液,进行净化,也就能药到病除。

????其实在华夏黄帝时期,也有放血疗法的记载,只是那时候的放血疗法,不如西洋古希腊的全面,他们毕竟从中世纪开始,几乎都是以这种法门,进行治病救人,真正有成效的大医师不多,可是这门法门一直传承下去,直到今日也在进行。

????而以毒攻毒实际上也源自于这个时代。

????明朝的陶宗仪以《辍耕录》说过:“骨咄犀,蛇角也,其性至毒,而能解毒,盖以毒攻毒也。”

????到了他这个阶段,这才将以毒攻毒真正列入书中,而传统时候,以毒攻毒都是没有办法的医术,而不会系统的去研究。

????到了丁耒这时候,要结合放血疗法和以毒攻毒,也就十分艰难了。

????中西结合之下,能不能首创治愈蛊虫的法门,还是未知数。不过其实也不算首创,或许在硕大的中原世界,已经将这两种法门吃透,只是二人在中原世界都是非常弱小的存在,因此并非能接触大世界的情况。

????几人聊了许久,这才各自觉得累了。

????丁耒这一日以来,久逢作战,他即便是武者,也消耗太多,于是打了个招呼,就走出房门。

????叶晓红的手下已给他安排了住所,这是一处简单的房屋,没有任何装饰,可是床却颇为之大,内中有一池温泉——温泉冒着鼓囊囊的泡沫,热气蒸发而出,散入晴空,与东方鱼白肚交织,发出清亮之光。青天白日,一股清透的自然芬芳,从温泉池中传出,似乎这就是生命之泉,让人一眼就想跳入其中,痴迷许久。

????丁耒看到这一池温泉,顿时来了兴趣,不是他的身体需要调养,而是这温泉确实让他想起了放血疗法。

????这温泉的出处,就如人体的脏器一般,泵出鲜血,将血液输送到各个脏器。

????其实在另几处房间,譬如厉飞出门辗转的房间,也有这样的温泉池,这是这里的特色。

????在此方的地下,其实有十分活跃的地质运动。

????因此才会有风洞,风洞则衍生出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也就是说,在风洞之下,其实还有鼓风,这鼓风就让地脉之中的火焰,开始徐徐上升。

????因此,在众人的下方,实际上有一片红火的地热能。

????早在原始时期,研究地热,已十分深入,很多人借助地热,开始生火,开始繁衍,开始生存下去。直到某一日,天地间的地热逐渐消散,人们才开始着手自己创造热能。可是自己的热能,岂是能跟地脉可比?

????丁耒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温泉池,想法颇多,他首先就是觉得风洞原理和地脉发热原理,与人体息息相关。

????人体血液也同样在制动,人体的脏器也同样在运转,人体的一幕幕就像自然界中的热能发源的一幕幕。

????从开始到结束,人体的生命其实是发热的过程,这不再涉及了东方玄学,而是西洋科学。

????科学与玄学的碰撞,却是让丁耒脑门开花,心花怒放。

????他已经找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若是能够控制俞大猷的身体热能,是不是能极大程度的削减蛊虫对他的伤害。

????毕竟蛊虫也是气血所在,借助气血来回游走。再换而言之,如果将热能达到极限,蒸发气血,也能让俞大猷身上的蛊虫驱逐。

????可是两者对比,尚且热到极致,俞大猷无法忍耐,便是唯有冷到极致,甚至如风洞一般,加速俞大猷的新陈代谢,这就能改变俞大猷的情况。

????至少有办法拖完这一个月。

????不过,他如此做,昧着良心,一个月之后,借助“侠义榜”回归,留下一堆烂摊子,真的好么?

????即便如此,他也找到了一丝契机。

????随即,他跳入了温泉池中,在水中平稳心情,温温热气,让他身上疲惫尽去。

????过了良久,只听到一声轻盈的敲门声。

????丁耒抬起头,道了一声“请进”。

????这时,石微的身影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看着丁耒赤裸上身,精壮躯体在水中泡着,似如钢筋水泥一般,强横高大,壮阔伟岸。

????石微脸色一红,却见丁耒徐徐转头,一头长发,如黑瀑一般,挥洒而下:“石微,你这时候来干嘛?”

????“我,我只是确信一下,你在干嘛,你都泡了整整一天。”石微不禁道。

????“什么,整整一天?”丁耒蓦然一惊,他居然忘记了时间,如今俞大猷尚且可好,还是未知数。

????他居然第一次对时间产生了错愕。

????可能也是他太累了,产生了时光短暂,实则长久的错觉。

????他蓦然起身的一刹那,水花洋溢,石微不禁愕然起来,丁耒只穿了一个裤衩子,一身体肤极为晶莹,比肩他女子还要柔韧几分,但是同样的,也强壮无比,表面看来,他是一介书生,脱下衣服,他就是一个野蛮人。这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典故里所说,可是丁耒偏偏是这样的。

????他现在急于出来,忘记了石微是一个女人,而他是一个男子。

????就见石微身后一个身影,浪笑一声,石微这才捂着脸孔,从中走了出来,白了那人一眼。

????那人正是厉飞,在厉飞身后,站着发愣的木宁。

????几人都是态度暧昧,对丁耒此举不说赞赏有加,但觉得丁耒这也太爷们了,这下子就吓跑了石微妹子。

????丁耒听了二人的说笑声,这才板着脸孔,走了出来,那时候已经换上了一件干净的青色长袍。

????“你们让石微过来的?”丁耒依旧沉着脸。

????二人停下话语,木宁要解释,厉飞却上前,邀住了丁耒:“你和石微关系不是一向很好,希望你再接再厉,我们也是跟你创造机会。”

????“算了。”丁耒撇撇嘴,拿来厉飞的手:“我已经有了办法,让俞将军尽可能在一个月时间不死,但我不准备全用这个方法,能救就还是必须救。”

????“什么!你居然明白了!”厉飞抓住丁耒的肩膀,觉得得到了救命稻草,这可是他后半辈子的幸福,只要救了俞大猷,任务就能继续下去。

????“你冷静一点。”丁耒拨开他的手,道:“事情是这样的……”

????他将之前的领悟都倒给二人听。

????木宁也是学究良多,立即反应过来:“是不是只要将俞将军冰冻了,那他就能继续活下去,我们的任务就不会失败。”

????“的确如此,不过我们不打算太久,常人在冰窖,也顶多一天便会死亡,而俞将军的身体,能抗一两周没问题,再出来,再进去,那便能一直抵抗到底,但我总觉得,侠义榜让我们来这个世界,不止是这点小任务,而是打算改变眼下的格局。”丁耒复述道。

????厉飞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道:“果真是丁耒,佩服,这个方法被你想到了,那么现在我们就无需担心,这几日的准备,我们也是无法做这个放血手术,必须要再多一名医道高手,这才有机会。”

????“的确,我是如此想的。”丁耒道,“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冰窖?”

????木宁道:“物极必反,此处是地脉热能所在,按理说不会诞生,但是从那刺骨的水潭之中,我却也觉得有一丝端倪,可能在那一片水潭最底端,就会衍生一处天然冰窖。”

????“正是如此!”丁耒欣喜无比,这个木宁也是大才,懂得这个道理。

????丁耒总算把这里的地势局面给弄清楚,一阴一阳,一冷一热,两者不会融合,分而开来。

????几人商定此事,就要告知俞大猷,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两名男子急匆匆下马,走了进来。

????门外之人立即阻拦,显然这二人是陌生来客。

????“你们是来做什么的?这是俞将军的阵营!”门外几人自傲地呵斥道。

????这二人拿着令牌,金光照耀,上方却是显露出“胡”这个字眼。

????“胡宗宪的人?”马上有人认出来,立即回头通报。

????恰巧丁耒几人在院子内,得到这个消息,立即跑了过来,同时俞大猷也被石微和叶晓红搀扶着,坐上轮椅,徐徐而行。

????再见到俞大猷,他更加憔悴沧桑,显然是透支了太多,身体已经亏空到了极点,如今他发挥实力不会高于五成。

????这二人见到俞大猷,立即喜色上脸:“禀报俞将军,恭喜俞将军,你终于复职了,这里是我们胡大人得自的文书,白纸黑字,都是嘉靖帝亲自书写的。”侠义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