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YaBo亚博 > 侠义榜 > 正文 第197章 先探虚实,三权分立
????听了丁耒所言,厉飞不由得一收心思,自己看来还是太过贪婪。

????裕王眼中充满赞许,丁耒深得他心。其实,即便没有武功诱惑,丁耒也会毫不犹豫答应。

????陆绎笑容如春风拂面,他本就是代替父亲前来当个谈判者,也算是和事佬。本想是借助严世蕃的力量,现在严世蕃既然被如此对待,裕王却气势仍足,那便是有恃无恐,因此,陆绎现在逐渐把心思转到了裕王身上。

????他深知裕王在诸王之中,算是一个文化人,身份虽然看似一般,地位也不算高,可终究此人非常善于察言观色,看透事情。本来调查官僚都是锦衣卫的事情,陆绎父亲是锦衣卫都指挥使,陆绎深得看人之心。

????裕王自然他有办法应对,只是他看向丁耒目光定定,但见丁耒神色清明,没有半分动心武功的意思,不禁有些狐疑起来:这个年轻人,有些厉害,居然丝毫不动心。

????他身旁二人明显对风云武功已经彻底意动,可见他们都是知道价值的。

????不知道价值的情况下,往往没人愿意冒这个风险,可是一旦价值足够,甚至断头之灾、粉身碎骨也要做到,这就是人性的贪婪作用。丁耒并不是没有人性,他也有伪君子的一面,只是他更容易克制自身。

????陆绎目光一动,上前先是握住裕王的手,笑道:“裕王,我们这便说定了,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借一步说话。”

????“我们边行边说,此来比较匆忙,我要立即见俞将军。”裕王沉声道,看来事情确实紧急。

????陆绎叹息一声:“裕王,你恐怕也见不了俞将军,他现在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都是那邵方擅作主张,才使得俞将军的事变成这个局面。”

????“无妨,我们明的来不了,那就暗的,总要跟他商量一下,邵方劝不动他,我未必劝不动。”裕王心气甚高,早就盘算妥当,他甚至想到了当年朱棣的事情。

????朱棣可是一百死士,一路凯歌,发展到了数万人马,数万人对付数十万人,这才从顺天打到应天。

????裕王想了一下,自嘲一笑,忽然觉得自己想法荒谬,明明这个国家正在走下坡路,他却还在想着效仿朱棣。

????即便嘉靖帝再怎么不好,却还是他的父亲,而朱允炆和朱棣,只是叔侄的关系,二人不可苟同。

????“那裕王,你确信你有办法相劝,我们断然不能让俞将军入了顺天,若是去了顺天,那可真是抄家断生计的事情了。”陆绎不禁连忙道。

????裕王点头道:“我把握不大,但也算有一些把握,有丁耒相助,我们配合起来,俞将军或可相信我们一二。”

????陆绎看向丁耒:“你打算如何?”

????“首先,俞将军不是一个腐儒,不可能单纯为了名节而受死,他不跟邵方离开是有他的算计,因而我们只要弄清他的想法,便能运筹帷幄。”

????“其次,俞将军现在年迈了,早就杀不动,他需要的不是一个江湖客,而是一个能为国为民,辅佐天下之人,裕王本身就很适合,这一点和前一点,暗示了人和。”

????“至于天时,地利,我们现在都还占据,只要运用妥当,即可三者兼具,我们一番说辞,必定会引得俞将军共鸣。”丁耒的话徐徐传来,这一番说辞,简直精细分毫,让陆绎险些认为,丁耒早前见过俞将军。

????因为俞将军就是在这一类人,即便老了,也不贪身后之节,身前能造福后世,就是他的夙愿。

????这也是陆绎所了解的。

????他对丁耒的看法,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要知道,丁耒看模样才十七八岁,根本还是一个弱冠不到的年轻人。

????在这个年纪,一般地位不会很高,他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别说裕王赏识,就连父亲都未必让他做一些事情。

????越看丁耒,越觉得这个年轻人,行如风,心如松,人如岳,这样的人,简直就是龙凤天姿。

????若说丁耒是皇子出身,甚至陆绎都相信,无论气度还是心气,从内到外,无一不是散发着清泉高川之境界。

????“好!实在太好。”陆绎也说不出什么赞誉的话,只能凭心而夸。

????他带着众人,驾着马车,一路慢驰而出。

????在路上,众人开始商量起细节来,丁耒明明不在现场,却对牢房把握得十分精到。

????这也是丁耒本身在牢房里,他所待的可是苍岩城的密牢,大明世界甚至没有一处能跟密牢可比。

????牢房的结构,甚至丁耒都十分明晰,恍然之间,给予陆绎等人许多新奇看法,如何劫狱,甚至如何说服俞将军,丁耒和裕王都制定了一个计划。

????进入应天城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

????应天城硕大无比,河川围绕,圈笼四下,一股风吹来,波光潋滟,青气升腾。

????整座城从外到内,无一不是高大非常,但苍岩城是地下世界丰富,而这座城显然就是外面世界景物令人向往。

????这里街道根本不像普通街道,而是树木丛生,环境奇好,入内就是花草树木的清香,淡淡的香草味,玫瑰味始终环绕,没有穷苦之人所经历的脏恶之气,而是在这里,人人自得其乐,心意融融,几乎来往的人都笑容满面。

????丁耒不由想起了之前林潼他们所说的天京城,或许这里真的可以和天京城有得一比。

????只是这里制度还是原本的制度,不会像天京城那么制度完善,天京城据说甚至一改千古遗训,有超前时代的迹象。

????这里尽是朴实无华,没有那般复杂,似乎人潮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和方向,在为之而奋斗,精神矍铄,笑容如春。

????“我虽然没去过天京城,你看这里一草一木,如此环境,已经胜似。”厉飞也不禁道。

????“我早年去过一趟天京城。”石微蓦然说出一句,“这里比起天京城来说,只在表面有点像,可是真正两者对比,就不是一回事了,天京城一般不收外人,而这里却是人人乐呵,外人与本土居民交融。”

????“原来天京城有这么一出,你的意思是天京城不收常住的外人?”丁耒道。

????“自是如此。我在天京城曾经随同师父卖艺了三日,就被赶出来了,他们只想打造一个闭塞的天堂,而不是一个人人如龙的大千世界。”石微摇着脑嗲道。

????几人在攀谈的时候,陆绎特意注意几人,见几人神色如常,不禁更觉诧异,看来丁耒几人都是见过市面之人,非比寻常。倒是李崇庆几人就不一样了,对这一切感觉十分稀奇。

????裕王更显威望,走在人群中,永远是闪亮的一点。

????也是他本身袍子带黄,有龙腾虎跃的架势,丁耒形似普通,却也步履生风,高如松岳,许多女子为此都扫在了裕王和丁耒身上。

????人中龙凤,说得就是二人了。

????陆绎则显得十分普通了。

????就在二人走着的时候,一个身影窜了出来,带了几队锦衣卫,此人正是云从经。

????陆绎道:“云从经,邵方已走,你就叫这些人分头,暗中跟随,看看会发生什么,随时让他们汇报。”

????“好!”云从经点头道,他大手一挥,接着锦衣卫就分开三排,鱼贯而出。

????做完这一切,他回了过来,道:“陆公子,裕王,想来你们也是舟车劳顿,不如休息一下。”

????“不必了。”裕王立即道,“现在就去见俞将军,我希望赶紧把事情解决,而且你们也知道,俞将军没有几日时间了,再拖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现在胡宗宪可是近乎消失,俞大猷又坐牢,只有戚继光一人独当一面,不要让戚继光一个人抢占三大将军的名号。”

????“权力三分,才能保天下太平,若是一人独大,历史上再功高,也是功高盖主而已,现在戚继光有些过头了,你看看这里的一切,四周的将士守卫,无一不是背着戚家刀的戚家军。”裕王指指点点。

????周边确实人潮兴动,都是一些戚家军,一个个神采奕奕,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可见戚继光的手腕不凡,不止是名声在外,更是把这一座应天城打造得铁板一块。

????这里坚若磐石,仿如铁甲,四面水泄不通,大多百姓却与官兵形同亲属,偶尔甚至能打个招呼,其乐无穷,根本不像是别的官兵百姓的态度。这想必就是戚继光管辖之下的善举,军民之间,没有隔阂。

????“想不到裕王还知道三权分立。”丁耒禁不住道。

????“三权分立这个词不错,大概就是我所提倡的,说来我也是看过一些西洋典籍,这才有了这些想法。”裕王道。

????丁耒知道这个时代还没有到达“三权分立”的年代,后世一百年后,大明将近灭亡,西洋这才改变制度,现在即便有提出,也不成体系。若是丁耒愿意,他可以在这里着书立作,不要花多久,顶多几日,然后再随手扔下一篇,流芳百世,可是他没有去做,他既然已经封笔,就不再是一个文人,从此是一个武夫而已。

????“你们说得我却是不怎么懂。”陆绎尴尬一笑,转念道:“想来你们都是文化人,不过我还是没有看错,裕王你不用说,公认的才学大家,而丁耒,我现在很是好奇,你的家世……”侠义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