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YaBo亚博 > 侠义榜 > 正文 第47章 赵家
????厅堂宽大广博,诸般包罗,当中的二人位置很微妙,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十分接近,却偏偏座位有所偏离,产生某种视角差。丁耒立即想到了八个大字:“父父臣臣,子子纲纲。”这在儒家中就很微妙,讲究甚多,对于文化浓郁,思潮传统的儒门世家来说,非常常见。

????丁耒从小虽然看过不少书,通晓杂学,各番陈词,皆有涉猎,但到底不是儒门的人。

????儒生往往讲究三纲五常,说话做事,分寸为重,圆滑做人,可谓是当代儒生的进取之道。因而丁耒才觉得戴风青难登大雅,所谓“大雅”,不比“小雅”,大的是整个芸芸浮世的弄人造化,小的就是传统之外的小道思潮。丁耒曾经考取功名,虽然多次失败,但无疑也是一次次尝试,若非这么多次打拼,他未必有现在看世论事的学问。

????他不是一个标准的儒生,因为没有功名,没有学位,他便是一介草民。

????师父洛青峰也从未教导过他“子随父纲,臣随君纲”之类的道理,一切随他自由性情,丁耒自然思潮并非顽固不化,况且在接受“侠义榜”熏陶之后,他对世界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在这个武道通天的世俗里,文人再吃香喝辣,坐享天年,也不如武人扭转造化,改天逆命得强,一个还停留在文人世界中的“悟”,一个已经上通天心,下修身心,达到了“悟道”的地步。

????丁耒也不乏看到过“侠义榜”中的儒道武功,但无一例外,从最根本开始,就需要做人一颗红尘心。对于丁耒这样经历过大悲大落之人,红尘对于他来说,不过一张白纸,空空如也,他不爱喝酒,若是喝到尽性烂醉,势必会对酒耀歌,放声呐喊,宣泄这个世界的不平。

????眼前的赵源,很显然深谙儒门真谛,他虽然没有练过武功,但是规矩却懂得,只是他经常出入外面,对于外界的花花世界,已耳濡目染,受到了些许影响。

????在家中的时候,他自然是稳重为主。

????只见他先一礼让丁耒几人在外静候,便跨足而上,迈过修长门槛,来到两人面前。

????躬身就是一记小礼,一记大礼,小礼给的是那名年轻男子,大礼自然是落于那名中年人:“见过表哥!”

????“见过父亲。”

????这时二人方才抬头,丁耒便看见二人的容颜。

????年轻男子年纪不大,三十不到,未及而立之年,却有而立之姿,形容老成,穿着行事,无一不是刻板化的印象,甚至在抬头的瞬间,都不敢直视中年人,只是落在赵源身上,神色稍缓了一些,显然二人在谈论什么大事,这次却被打搅了。

????中年人一脸沉着,冷静,仿佛食古不化一般,从他端起茶杯的角度,就能看清这个人,手腕高深,步步为营,分寸到了极致,这样的气质,已经臻得儒门真妙。只是他同样没有武功,一身精气神,非常之能及而已。

????世间各道,哪怕没有领悟肢体动态,换算在身躯上,也自然能增长精神,延年益寿,一旦突破限度,便如顽石破碎,璞玉落成,因此才有那么多传说,白日化虹,直如飞仙。

????“白日化虹”在佛教道教儒教中,都有传说涉猎。这个中年人虽然远远不及这个境界,但他精神世界已非普通人之能及,随手文章,张口就来,对他来说,儒已是一种信仰,规矩是一种约束的工具。丁耒知道,那年轻人正是赵源的表哥赵子奇,正是叔父赵钢的儿子,而这个中年人就是赵源的父亲,赵升。

????赵升见了赵源的礼数,心头恼意微缓,身躯不动如山,嘴角一动:“源儿,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又去见了那个瑶姬?”

????“爹,孩儿不孝。”赵源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我就知道你忘不了那个瑶姬,她们人模鬼样,妖颜迷惑,早就提醒你了,还不知道悔改,还在一次次的去,你虽然跟你表哥出书立作,做了不少贡献,也为家族带来不少名声,但你也要知道,做人最重要是表里如一,如果别人知道你天天去见那个风尘女子,我们赵家的脸往哪里搁?你赵源毕竟是我的赵升的心头肉,我自然是想你好。”赵升沉声训斥道。

????“爹,我错了,我以后,以后不会了,孩儿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见瑶姬。”赵源连忙鞠礼,不敢造次。

????他对父亲的话虽不是深信不疑,但至少是雷打不动,父亲这一番训斥,也让他有悔改之心,现在瑶姬已经走了,他们注定无缘,那么此后便就忘了瑶姬的音容笑貌吧。

????如是想着,赵源心中尽管愁苦,却不敢表达出来。

????这就是儒门的纲常伦理,困锁人心,赵源学过不少新思潮,传统的思想与新的思想,在脑海中挣扎着,他始终不敢忤逆父亲的一言一行。

????王五几人都看在眼里,只听王五道:“真的没意思,这个赵升,怕是学得迂腐了,见一个女人怕什么,何况又没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你情我愿,愿打愿挨的事情,一句话就可以欢天喜地,一句话也可以悲从中来,这个赵升是徒让人生悲的典型。”

????“赵升他和我父亲很像。”林潼惜字如金,说了这句话,不再言语,但丁耒很明显注意到,林潼此人心事重重,而且还颇为痛苦,只是他善于隐藏,根本不为人知。

????“要是我父亲这样,我估计就得干架了!我父亲还在的时候,我们可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古太炎也道。

????丁耒笑道:“难怪你如此洒脱,原来也是跟父亲教育有关。”

????几人在门外倾听着,赵升早就看见几人,却不喊他们进来,显然是看不起他们,几人都是江湖人装扮,除了丁耒有一些书生气质,另外三人都是不能免俗。

????便见赵升张望了一眼,然后缓缓道:“起来吧,这次就再给你一次警告,下次再让我知道了,小心挨板子。”

????“是!”赵源脸上稍微好看了一些,恢复血色,只是身体依旧拘谨。

????在父亲面前,就如站在山岳面前,浩大,高不可攀,赵源如果继续下去,一辈子都要活在父亲的阴影底下。

????丁耒不禁摇头自叹,这个赵源,下次还是多跟他开导几句才是,赵源应该比戴风青更好说话一些。

????赵升抬起眉头,看向丁耒几人:“这是你在外面结识的新朋友?”

????“是!他们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救命恩人。”赵源小声把事情说出,只是中间改编了一下,就说在秋雁楼被松家的人欺负了,而不是为瑶姬出头,这赵升神色才稍缓。

????不过,当听到松高贤出了大事的时候,赵升猛的色变,一拍桌子:“愚蠢!”

????“爹!”赵源知道说错了话,连忙劝慰,而表哥赵子奇也在一旁目光闪烁,道:“这就是你做差了,哎。”

????“表哥你也……”赵源不知道错在那里。

????“他们是不是凶手?如果是,你立即让他们出去自首,别污了我们赵家的清净!”赵升毫不客气,让林潼几人面色一变,林潼十分厌恶这个赵升,就如见到自己的父亲一般,简直不可理喻。

????赵源这才恍然,然后立即解释道:“他们不是,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并没有做错什么,松高贤出事另有原因!”

????赵升目光聚焦,仔细看过几人,身上除了林潼有杀孽之气,其余几人都看起来很正常。

????赵升见多识广,看人待物,早就变成了人精一般,他细细鉴知赵源的话,稍微平静地道:“赵源,你今天出尽了风头,只怕是祸躲不过,现在你还带这几人来,即便他们不是凶手,但松家一定会认为他们是凶手,他们急于找几名出头鸟,而你这几位所谓的朋友,很显然会为我们赵家带来灾祸。”

????“叔父不是朝廷正四品命官么?爹,我也是为他们着想,有叔父帮助,我们不会有事的。”赵源道。

????赵升脸上一冷:“你也知道现在是武道之世,他们明着即便不敢乱动,但暗地里却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还不知道官场的可怕,为父身为苍岩城的散官苍岩郎,这些年一直小心翼翼,为什么!就是因为你叔父鞭长莫及,我们家族全靠我来支撑,一直清廉也是为了少让人抓住把柄,为父这么多年经营,却还是正七品官,就是这个苍岩城的主人,那位将军,才是头目,我们对他而言,不过蝼蚁。”赵升的话声声入耳,轰隆一下在赵源脑海炸开锅。

????赵源开始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现在却完全明白了。

????原以为能跟松家周旋一二,可是父亲率先打了退堂鼓,赵源一时间不知所措。

????丁耒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赵家虽然在世家里排名前列,却多数是因为赵钢的四品官位,别人卖一个面子,如果别人把脸皮撕破,那么赵钢即便是天王老子,也会找个理由把赵升一家给端掉了。官场本就腐败,如今事情更是牵涉甚广,于情于理,他们多少都参与了松高贤出事的经过,现在没有别人能证明,赵家如此身单力薄,负隅顽抗之间,只会越来越糟。侠义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