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魔头道:“哼,那么简单,这世上怎么会有那种人呢?我只知道这世上有生死,有报复,有争夺,有拼杀。”

????林战道:“矫前辈,我有一事不明,你为何要刺杀我和骁骁?我俩可与你无怨无仇。”

????骁骁抢道:“她这种人做坏事根本就不要理由。她看不得别人恩爱,她嫉妒,她心理变态。一定是被心上人抛弃过。”

????血魔头矫枫仰首嗬嗬冷笑了一阵,才道:“是,那又怎样。我就是看不得别人在我面前恩爱。”

????林战问道:“矫前辈,刚才你大叫一声‘林斩岩’,他是你什么人?”

????血魔头道:“什么?你说什么?我叫了‘林斩岩’这个名字?”

????林战道:“是,刚才你中我两指,落水时曾大叫“林斩岩——”三字,后面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血魔头茫然道:“我怎么会叫出那三个字的呢?不可能,绝不可能,那三个字我都忘记十七年了,整整十七年了,我从没有叫过,我恨他,我恨他还来不及呢?我为什么要叫出他的名字?不可能,你在骗我!”

????骁骁道:“林斩岩是不是你的老相好的?我猜对了吧?我知道你中了陆哥哥玄指神功之时,命在旦夕之时,不自觉就叫出了那个林斩岩的名字。看样你还是忘记不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抛弃了你,你却嫉妒天下所有幸福的女子,你说什么你恨林斩岩,其实是你忘记不了他,你爱他胜过你自己的命,在你生命最后一刻你还在唤出他的名字,是吗?”

????血魔头大吼道:“不是,不是,我恨天下所有人,我不相信任何人。我想杀谁就要杀谁。我不需要任何人疼我,我也不要记住任何人。”

????林战道:“适才矫前辈所使剑法乃是化自斩岩剑中‘如水赴壑’的招式,晚辈可曾猜对了。”

????血魔头道:“一派胡言,那明明是我自创的无情剑法,前一招是‘痴男怨女’后面隐一着‘暗送秋波’。”

????林战道:“斩岩剑出自回天剑一支,回天剑法中有两式,一招叫‘一唱三叹’,一招‘箫韶九成’,本是平常之招,并不能算是回天剑法中最高妙大成的剑法。可是却被好多人化进自己的剑法中,俱称是独门自创的剑法。原告别也曾把那两招化进自己的‘丧心病狂’剑法中,称之为‘巧舌如簧铁’和‘齿铜牙铁’,斩岩剑法将那两招合化为一招,称为‘如水赴壑’,杜无常也把它化进了自己的剑法中称为‘铁画银钩’与‘春蚓秋蛇’。天山龙啸剑中称为‘弦外之音五音六律’。”

????血魔头奇道:“你小小年纪怎么知道这么多?”

????林战道:“我不仅知道这些,还知道你原名叫武凤娇。与中原六侠之一的斩岩剑林斩岩是夫妻。”

????血魔头一听大惊失色,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打听到这些信息?”

????林战刚才从血魔头所使剑中看出她的剑法中隐隐含有斩岩剑的招法,又听她在生死存亡之际大叫一声林斩岩,便据此判断血魔头可能就是武凤娇。血魔头听他道出自己秘密,不免吃惊,她原本是惜名如命之人,不敢有污六侠名头,自从改头换面以来,无人识出她的行藏,今日被眼前这青年识破,不知他有何谋算,是以吃惊不小。道:“你为什么要打听我,是不是要以揭出我的秘密来要挟我?不过你别想让我做什么有对不起六侠的事。”

????林战又道:“我不会让你做对不起六侠的事,也不会让你做对不起彭城五虎的事,这个你放心。不过我所知道的远远比你想像中的要多得多。”

????血魔头道:“你还知道什么?”

????林战道:“我还知道,十七年前,你曾将自己的儿子托付于云七云别离和连清川,要彭城五虎代为抚养。想来那个孩子也该一十九岁了,你还记得那个孩子的生辰月次吗?”

????血魔头痴痴道:“三月……”

????林战接道:“三月十八,是不是。如果活着和我一般大了。”

????血魔头道:“你也是三月十八生的?难道你是?”

????林战道:“我不知道,我一直在找。”

????血魔头道:“你是成儿?”

????林战道:“我是成儿,我爹爹陆无忧曾说过,他希望我能长大成人,所以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成儿。”

????血魔头道:“你是成儿,你叫林成儿,是你爹爹林斩岩起的,我们希望你能长大成人,才给你起名叫成儿的。”

????林战道:“你是我娘?”

????血魔头扑上前去,一把将林战抱在怀里道:“你真的是成儿吗?”骁骁想想刚才对待血魔头的样子,一时竟尴尬地立在一旁,不知所措。

????林战还不敢确定血魔头是不是自己的亲娘,便道:“你如果是我娘亲,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要恨我爹爹?又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血魔头便将十七年前黑风口劫石敬瑭之事叙述了一遍,最后道:“在那次激战中,我负重伤,你爹爹林斩岩将我从乱军厮杀中抢出,拼出一条血路,向南逃跑,谁知他那个没良心的,趁夜黑之际,把我丢弃在一知小河中,自己却逃命去了。你要我怎么能不恨他。我的儿,想想看,你娘是如何活命的,我被他弃在河沟里,直到天明,我才醒来,冷得浑身索索发拌,幸亏一个老农救了我,把我抬回家中,帮我找了郎中治疗了伤口,喂我几口热饭,我这才勉强得以活命。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连与我发誓共患难同甘苦的人都背叛了我,我还以能相信谁?我为了夺紫檀宝盒的义举,抛开了孩子,丢掉了丈夫,可我又得到了什么?是满江湖中的传言。江湖中都传言紫檀宝盒在六侠五虎手中,人人都骂六侠不义,非手诛六侠不可,你让我如何在江湖中生存,只好隐去名头,改换了面貌,以血魔头这恶名混变江湖。”

????林战道:“既是爹爹把你从乱军中抢了出来,就不应该再把你丢弃了,这其中必有原由,你也不必这般怨怼他,日后自会真相大白。”